pk3.gif (11532 bytes)新詩欣賞

一九七零年的無心論   林煥彰
兩個人
一顆心
不是你帶走,就是
所以,兩個人經常
有一個
無心
遲疑   陳夢家
在黑暗中,你牽住了我的手,
遲疑著,你停住我也不走;
說不出的話哽在我的咽喉,
輕輕風,吹得我微微的抖。
有一陣氣輕輕透過你的口,
飄過我的身子,我的心頭;
我心想留住這剎那的時候,
但這終於過去,不曾停留。
夜   陳夢家
我頂愛沒有星那時的昏暗,
沒有月亮的影子爬上欄杆;
姑娘,這時候快躡進這門檻,
悄悄的挨近我可不要慌張,
讓黑暗擁抱著祇露出的心坎。
掛著你流的眼淚不許揩乾,
透過那一層小青天朝我看;
姑娘,你膽小,這時候你該敢
說出那一句話,從你的心坎──
沒有人聽見,也沒有人偷看。
乘著太陽還徘徊在山背後,
門前瞌睡著那條偷懶的狗;
姑娘,你快走,丟下你的心走,
不要記得,這件事像不曾有,
好比一場夢,──你多喝了酒。
無字的信   章衣萍
我寫了半天的信,
仍舊是一張白紙。
我有滿腦悲酸的話,
只是寫不出衣個悲酸的字。
我寫了半天的信,
仍舊是一張白紙。
我那滿腦的悲酸的話,
卻變成滿眼的悲酸的淚。
我寫成一封無字的信,
灑上幾滴悲酸的淚。
我拿出一個無字的信封,
用淚珠把他珍重封。
這是一封無字的信──
這信中的意思無人懂得!
把他寄給我心愛的情人,
她的淚珠自然會把信中的意思看出!
1 2 3 4 5 6